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皖江潮头

——老牌子教育工作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长江流经安徽400余公里,称“皖江”,覆盖沿江8市,首安庆。这里:山凝重厚实,水飘逸空灵。舞活八百里“皖江龙”,是安徽人执着的追求。

是谁让教育者伤痕累累?  

2018-01-09 09:49:48|  分类: 教师发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       一学期结束了。晚上朋友聚会。一大帮子人都是教师。年轻的刚上讲台,年长的已将退休。大家都疲惫且憔悴,叫着嚷着举杯祝福又挺过了一学期。酒中聊天,个个口吐真言。谈及教师秘笈,大都脱不了两个:厉害!做教师必须厉害,必须相当的厉害!

        这厉害,有两层意思:

        一是专业必须厉害。现在的学生和家长口味都高,高到挑剔。专业平庸的教师,上课质量平庸的教师是很难得到认可的。

        二是“为人”必须厉害。首先得让学生怕你,畏惧你,否则,根本无法控制课堂。大家的感受惊人的一致:现在的孩子,特别是初中的孩子,绝不会因为喜欢你就尊重你的课堂,绝不会因为喜欢你的课就认真做你的作业,绝不会因为你尊重他他就尊重你!教育的难度远远超过教学的难度,维持正常的秩序,几乎是对每一个教师的挑战。

        我细细观察朋友们,确实都多少有点儿“脸露凶相”。特别是几个教龄还短的年轻教师,为师不过几载,似乎个个都已经历了沧海桑田,观念大异,性情大变,说起和学生“交手”的故事,惊心动魄甚至骇人听闻。在他们的脸上,先前的温柔恬静几乎无存。

        作为一名教龄近二十年的教师,我实在太理解这种变化的无奈。学生之越来越难教,有时候真的到了让人忍无可忍的地步。

        近几年,我发脾气的频率明显提高了。我无可奈何地发现,我好像倒退了,重新回到了初为人师的日子:天天为了课堂纪律和作业完成和学生斗争。收起笑容,拿出大棒,严阵以待,风声鹤唳。

        当然,“战局”和年轻时候相比不太一样,多了些幽默和文化的因素,多了些语文味儿。往往是教训了学生也娱乐了他们。孩子们也并没有因为我的严厉而跟我对抗,他们依旧很爱我。但我自己的内心却多了苍凉。因为我知道:一手拿着大棒,一手拿着糖果绝不是教育的最好的模样。

        我曾经拥有过最好的教育,我知道什么是师生之间让人迷醉的心心相应。我不太乐观。纵观现在的社会发展趋势和学校发展趋势,我很惶恐:是不是教师必将面临失乐园的悲哀。

        有一些关于教育的美好描述,如坐春风化雨等等,还有孔子的那令几千年后的后人们艳羡不已的描绘“暮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,这样的和谐美好的教育场景,是不是已经成为绝唱了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